留学爱尔兰五年辛酸:中国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

转自香港理工大学CMSA论坛(原地址内容已丢失)
快十年前的文章了,从大学论坛转来的,一直放在QQ空间里,感觉是挺好的东西,翻出来挂博客里吧。


我初到爱尔兰,是2001年的初春。

记得是在布达佩斯转的机,转机时,其他国家的旅客都走了,一些自中国来的,被要求检查行李。海关人员脸色暗淡,显得很不耐烦,耽搁了很久才得以入关。

候机时,和两个中国留学生聊天,其中一个是来自北京的女孩子,她的目的地是德国,也是第一次出来。另一个男孩子据说在塞浦露斯都呆了几年了,这次是回来探亲。

等候转机时,我们聊了半天,聊到了俄罗斯的光头党和德国的新纳粹,临分别时,彼此道了祝福。那女孩子还特意说了一句:在爱尔兰好好的,给中国人争口气。这句话至今我还清晰的记得。然后,我们各分东西。

到达都柏林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走出大厅,我四下寻找着接我的人,看了很多接人者举着的牌子,但怎么也找不到接我的人。后来看到一个爱尔兰男子,举了个牌子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我之所以没看到,是因为他把牌子拿反了。

出机场,上了他的车。行驶在高速路上,天空很清澈,月光如水,感觉天很低,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摸到。

一路无话。一小时后抵达我的语言学校所在的小镇,那接我的爱尔兰人却怎么也找不到门牌号,前前后后找了半个小时,嘴里不停的骂着:WHAT THE FUCKING NUMBER, STUPID! 终于在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我的寄宿家庭。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。

寄宿家庭的男主人没说什么,帮我把一个最重的旅行包搬上了楼(我住他家的阁楼),我道了谢。箱子放好,他招呼我下楼去厨房,爱尔兰人喝咖啡,或者围坐谈事情很少在客厅,而是在厨房。到了厨房里,他们一家都在,两个儿子,两个儿媳,我说:这是我第一次出国,我的英语不好,请原谅。他们说不用客气,他们抽烟时,问我要不要,我指了指他家的一个怀孕期间的儿媳妇,说:她怀孕,我不能在她面前抽烟。他们说没关系,抽吧,于是我抽了一根自己的中南海。当两个儿子即将离开时,女主人很客气的告诉我注意事项:若抽烟,可以在厨房抽,在卧室不能抽,并且不要喝太多酒,尤其不能喝的大醉,这是不可以的。

那天晚上很冷,爱尔兰人不爱烧暖气,阁楼里冻的不行,我只好穿着毛裤睡了。我在这户爱尔兰人家里住了一个月,因为饮食和生活习惯的差异,加上房租贵,所以我和很多中国学生一样,只住了一个月就搬了出去。临走时,我特意把被罩和枕套都洗好叠好,然后吸了一遍地,确定阁楼很干净了,才离开。后来,听以后住进他家的中国学生说,那对夫妇经常在他们面前提起我,说我是个GOOD CHINESE BOY。

记得与我一起去学校报道的,还有一个上海的学生,我们都被安排在初级班,后来才知道,那上海学生英语出色,于是他被很快转到高级班了。我那个班当时有十个人,除我以外,都是辽宁来的,多来自沈阳,本溪和抚顺。我们的老师是个年轻的爱尔兰女人,很友善,显然受了不错的教育,说话也很客气。我就在她的班里学习,学了几周后,被调往中级预备班,就是比初级高,比中级低的班。

四月,我的一个同学问我要不要去工作,我说,当然要了。他说他有个别人介绍的工作,但是很远,自己没有交通工具,去不成,问我要不要去。我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,要了地址,我也看不明白,就要了一辆出租车,大概花了十镑(那时爱还没有欧元),足足在时速七十公里的状态下开了十五分钟才到,后来才知道,那家餐馆离我住的地方十二英里。路上,我从车窗看到一个中国的男孩子在路上走着,当时也没多想。事后得知,他也是去那家餐馆找工作的,但他比我狠,是走着去的。我因为坐了出租车比较快,所以面试成功,他晚了一步,于是没有要他。

那家餐馆不大,是传统的爱式餐馆,古香古色的桌椅和沙发,还有台灯。老板没问太多问题,只是问我学校的名字,并且要我去办税卡,

从此,我的半工半读的生活就开始了。

因为远,我没有车,在一位室友的帮助下买了一辆很旧的自行车,十五爱尔兰镑。我在周末工作,从两点开始到午夜,骑车去骑车回,路上来回要花一个半小时,就这样一来一直骑了四年。自行车换过几辆,最初买的那辆,刚刚修理好,就被当地人偷走了,再买了一辆新的,半年后,又被偷走了,三年前买了一辆,放在公寓里,先是被人用铁棍把车把砸了,估计是没偷成功,怒从心起,于是砸了一下。我没在意,几天后,还是被偷走了。对此我苦笑,始知英国人为什么厌恶爱尔兰人。

说到住宿,我觉得这是中国人之间产生矛盾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因为房租贵的很,为了节省,大家便自发的合伙找房子,然后分摊房租和各种帐单,但这是件矛盾的事情。房租虽然便宜了,但是分歧也出来了。首先是清洁问题,现在的学生都小,生活自理能力不强,没有人去自觉维护房子的卫生,通常是,你不干净我也不干净,垃圾堆在那里,谁也不去清洁,于是房东来看房子时,大为不满,当场要收回房子的事情太多了,原因就是你没有很好的维护房子,起码的卫生标准都没有达到,房东很不高兴。至于房子脏到什么程度,我亲眼见到的一幕是:厨房里污水横流,洗手间爬出了蛆。不夸张,我亲眼看见的,那几个租房子的学生后来被告了,法官命令他们支付所有恢复费用大约700镑,那几个学生一商量,连夜搬家跑了。后来那家房屋中介声称再不租房子给中国人。

中国合租房还有一个麻烦就是,学生流动性大,今天在这里,过段时间都去那里上大学,不稳定,于是有人提出:既然是大家约好找房子,那么你要是搬家,你就得找个人顶近来,因为你走了,大家分摊的房租就贵了,所以即使你搬了,你还得接着交房租,直到有新人顶近来。那段时间就是这样的。不过也是没办法,一个房子里住好多人,难免有合不来的,有摩擦,搞的很不愉快。今天约好一起租房子,没三天,找了个女朋友,于是又说不跟着租了,要和女朋友一起住,有些人一点诚信都没有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另外象帐单的分摊也有麻烦,有的人回国一个多月,却不得不交同样的费用,有的人整天使用烤箱什么大功率电器,交的费用也是一样,时间一长,就有摩擦,大家都不开心。
好多原来是朋友的,在这房子问题上都翻了脸,我说就是太计较了,没有必要的事情。

其实我还是觉得中国学生大部分都是不错的,岁数不大,却知道如何去生活,自己打工挣钱,多数学生是不给家里添麻烦的。但欠缺的就是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团体精神,大多比较自私,心胸也很狭窄,受不得一点委屈,有时候多交几欧元电费都能吵的天翻,这就不应该了。

爱尔兰有很多语言学校,水平参差不齐,素质有高有低,。有很多学生,名义上是读书来的,结果到了以后,不读了,一味的打工挣钱,为换取每年的签证,很多学生都会报一所挂名的语言学校,以此来申请签证,事实上根本不去上课,学校的首脑们因为都有中国人做助手,也深知里面的名堂:开一张录取信,学期结束,我给你张出勤率为百分之八十的证明信,你以此换取签证,我收钱,大家开心。这样的学生和语言学校在爱尔兰有很多很多,真正去读大学的学生不到两成,其余的都是混,有课不上,打工挣的钱都吃喝了,或者攒了下来邮寄给了家里。如此打工,上课时间就没有保证,到结束时,出勤率往往不够,签证官一个个的很冰冷,总是象对犯人一样对待中国人,我看的到他们眼神里对中国人的厌恶。有时候我想问问他,为什么说话的语气不能友好些,后来做罢了,一是因为我们自己不争气,二是因为他们是爱尔蓝人,我不指望任何爱尔兰人懂的礼貌。

有很多学生到了这里,都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我见过不少一输就是几千欧元的学生,没钱了就问别人借,借了不还,接着赌。我有时候看着他们都觉得可惜,我认识一个朋友,本来是想读大学的,后来因为赌博,输光了所有的钱,还问家里邮寄了许多钱,最后又输了,上学的希望基本没有了,现在他只是在餐馆洗盘子,发了工资就去赌,拼命的工作,人都累的脱了型,我不知道以后他会怎么样,但是我希望他别这么下去,可是谁都知道,他是不会听的。

我先后工作了两家餐馆,都是洗碗。第一家的老板年龄很大,人很计较,但是心地不错,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。我工作努力,他也都看的见,并且经常夸奖我,于是员工们也对我很友好,从没有刁难过我,彼此的关系呈现一种良性循环的状态。事情就是这样,你只要做的努力,时间一长,他就说你好,千万别耍滑头,爱尔兰人笨,但是在这方面不笨,狡猾的很。我因为几年如一日的卖力工作,于是赢得了一个好的口碑。但是后来工作的第二家餐馆就不行了,因为店大,老板有钱有势,员工又多,所以人和人之间关系很冰冷,就是一个钱字,有些爱尔兰员工也有明显的种族歧视,对中国人说话象对狗说话,什么活都让你干。

依我看来,即使再大的餐厅,没有爱尔兰人也一样可以运转的很好,反正他们也不怎么干活,重活累活都给中国人和那些东欧人干,自己却站着聊天,我曾经私下对一位黑人朋友抱怨,他说,冷静点吧,这是人家的国家。我说,他们有些人对我们说话就象囚犯,爱尔兰人太粗鲁。那黑人说,不对,你说错了。他们对自己人说话为什么很少粗鲁?因为我们皮肤的颜色和他们的不同罢了。

最有意思的是,爱尔兰人会在你最忙的时候,客人做多的时候,要你去做其他事情。他们从来不会顾及你的繁忙程度,你若稍有质疑,他们就显得不快,他们想的只是自己。此时,如果你争辩,他们就会说你懒。我想说,我不是懒,有些事情本不是我的工作,你要我帮忙,我没时间去帮,况且你自己可以做的,为什么你会说我懒呢?

在爱尔兰五年,说真的,我几乎没有一天快乐过。经常可以听到同学和朋友被爱尔兰人欺负的事情。一位同学在快餐店做事情,动作有些慢了,客人抓起杯子就砸,嘴里还骂着:你他妈的混蛋中国人。结果打了起来,那爱尔兰人被打了出去,围观的其他爱尔兰人大喊:打的好!应该打他,他给爱尔兰人丢脸。由此可见,爱尔兰也有懂道理的好人。尽管如此,但是我还是深深的觉得,种族主义在这个国家已经开始蔓延了。小孩子岁数不大,上来就敢辱骂你,我觉得不是孩子的事情,是他们的父母灌输的结果,在爱尔兰,有很多酒鬼,他们不工作,领政府救济,每天就是喝酒。他们的孩子出生在那样的家庭,于是也得不到好的教育,等这些孩子长大了,等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还是没有好的教育,恶性循环,于是导致爱尔兰有一批这样的人,本国人他们惹不起,于是就攻击外国人。

如果说究竟有没有快乐过,我想,只有一次。那是一个冬天,我从别的镇子回来,从火车站往家走,很晚了,一路上下着小雪,狂风大做。我走在路上感觉很舒服,因为路上很安静,没有向我哇哇怪叫的爱尔兰酒鬼,也没有中学生问我要香烟,小流氓们也躲在家里。路上清静了,尽管天气恶劣,可是,与爱尔兰人的粗鲁野蛮相比,即使是坏天气算的上什么呢。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悲哀,也就是这样的想法促使我做出回家的打算,我要离开这个不友善的岛国了。

机票已经定好。再过几天,我就可以回中国了,如果你问我是不是会留恋,我回答的干脆:不会,绝对不会。我是个讲良心的人,在这里我读了书,爱尔兰人给了我工作的机会,使我洗盘子挣了几千欧元。我怎么都会感谢他们,但是我想说,这不是一个君子的国家,他们表面上欢迎你,背地却抱怨你挣走了他们的钱,你挤掉了他们的就业机会。可是我反问:洗碗的工作爱尔兰人做吗?我究竟拿走了他们什么?

如果没有,何以如此对待我们这些外国人呢?我曾经在一次班里的辩论中说:我们中国人没有拿走你们什么,我是个学生,以我为例,我们付的学费高出欧盟的学生几倍,我课余洗碗挣最低工资,我们中国学生打工挣了你们的钱,但是都化成学费还给了你们的政府,当我们回家时,我们不带走什么,带走的只是一张文凭,和一口流利的英语。你们失业增加,是因为你们的经济结构出现了问题,是因为你们的工作效率过低。是因为白种人走向了落没,白种人百年来因为富裕而变的懒惰,变的不思进取,你们这也不做那个不干,修一条一公里的马路竟然要花两个半月,是你们自己的缓慢,于是才有了中国和印度的崛起,不是我们抢了你们的机会,而是你们把机会扔到了一边,我们之所以走向富裕,不过是中国人把你们用来度假喝咖啡的时间用来辛勤工作而已。中国强大了,你们说中国威胁,中国落后了,你们又说中国人不文明,然后闯进来抢走我们的文物,说什么替我们保存。白种人在中国受到礼遇,而中国人在欧洲受尽欺负。如此反差,令人不得不心寒。

有爱尔兰学生抱怨中国货到处泛滥,而且质量低劣。我说,这就是个事实,以一只20欧远的长毛绒玩具为例子,实际中国工厂的利润是很低很低的,只是靠数量来加以弥补,大部分钱还是被你们自己的贸易公司拿去了,只给了我们一点点可怜的利润,却要求质量水平一流,这是不可能的,那些学生辩不通,便说:那你们可以不做嘛,我说,你们这样讲就没了讨论的意义,成抬杠逗气了。

在爱这么多年,好人也有,但是能让我记住的好人,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。我今年岁数不小,按理说应该公平客观的评价一个国家和它的国民,可是我斟酌再三,觉得最公平的评价就是:这是个彻底的农民国家,爱尔兰人没什么理想和追求,效率低下,但一旦他们把你当朋友,也会对你很好,比如跨国婚姻,你嫁给爱尔兰人了,他自然对你好些,这谁都知道。几乎所有的爱尔兰人的思维都很奇怪,举个有意思的例子:他让你去找东西,你找不到,那么有两种情况,一是那东西根本就不在,二是放的太靠里,你无法找到。此时你如果说你找不到,他们首先想的就是你说谎,或者你笨蛋,却不去想想,那东西也许早就被拿走了。由此可见爱尔兰人的自负和固执。

我一直觉得,耐心是种美德。我记得在国内时,有外国人向我问路,我说不清楚,于是用笔写下来,他就看懂了。在爱尔兰你就别指望了,因为这里有浓重的口音,即使连英语国家,比如加拿大来的人有时候都听不清楚。爱尔兰人对外国人说话,从来都不说清晰标准的英语,总是含含糊糊的,说的又很快,让人听起来很困难,说一遍你听不清,他勉强再说一次,到第三次他就叹气翻白眼了,意思是,你怎么这都不懂呢?我曾和一位北爱尔兰人(英国公民)谈过这个问题,他很蔑视的说:爱尔兰人完全可以把英语说的很清晰,但是爱尔兰人却不说,搞不清他们是怎么想的。他问起我中国的情况,我说,在我们的国家,受过教育的人都可以讲标准的普通话,只有老人讲不出。他点头说:这是受过教育的表现。我想,当时我们双方的含蓄意思是一样的:爱尔兰的教育程度实际是不高的,国民是缺乏素质的。

有次走在路上,有一群小青年对着我没来由的怪叫,还学着说中文,然后骂着FUCKING CHINIESE。我说,是的,我讲中文,我是个中国人,你是爱尔兰人,你却只会讲英语。那些孩子说:那又怎么样?我说,你们连自己的爱尔兰语都忘光了,你们在讲人家英国的语言。他们喜笑着说:这很正常吧。我当时就没了争辩的心情:一个国家的国民,青少年是未来和希望,却说出这种没有丝毫荣誉感的话,忘却了被英国人屠杀殖民了几百年的历史,这样的民族,叫我如何尊敬它呢。

我很奇怪为什么国内把爱尔兰说的天花乱坠,说什么它是世界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,绝大多数人都受过大学教育,还说它是世界软件中心。我对此哭笑不得,完全是不胡说八道了。在爱尔兰人的概念里,你读个职业学校,就是高等教育了,所谓职业学校就相当中国的中专,只学技术,不学其他知识。他们的大学教育也是那么回事,除了几所知名的大学还可以,其他的就算了,大学上课时,一屋子上百个人,老师也是总请假不来。考试题也没那么难,只要看看书就能过,除非一点书不看的人,那是过不了。有时候我就想,我花那么多钱读这个书,我学到什么了?

就他讲的那些东西,我抱着字典,上网查查资料也能学下来,我怎么就非得花几万欧元读这个没有实际用处的文凭呢。当然,这是说气话了,书还是有用的,还是要读,不管在哪里,我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吧。说到爱尔兰是世界软件中心,就太搞笑了,什么叫软件中心?你有自己的研发机构吗?你有一个整体的,系统的发展规划吗?国内的媒体在胡说八道,爱尔兰根本就不是什么软件中心,充其量也就是个软件打包中心。

我来爱尔兰几年,每年都有中国学生被打死,不知道其它国家是不是也这样,有中国人之间的仇杀,也有被爱尔兰人活活打死的。记忆中有一个二十九岁的东北小伙子,在大街上被一群爱尔兰青少年辱骂,口角中,被人用铁棍打碎了头骨,在都柏林的医院里不治身亡。最近发生的一起命案是在去年,有盗贼在深夜进入一中国学生的家,偷窃时被发现,那个来自中国南方的学生被刺数刀当场死亡。时候他的父母来处理丧事,所有大报都有头版刊登,我印象最深的一副照片是爱尔兰星报的,照片上是一位痛哭的母亲,手拿儿子的遗照,标题:WHY DO YOU HATE US。 联想到留园前几天登的新闻:六名中国学生在打篮球时遭爱尔兰人群殴,我的心彻底的凉了,我当时就一个想法,我要离开这里。。。。

贴子写到这里,已经写不下去了。我绝对不是意气用事,偏激的评说爱尔兰和爱尔兰人,我说的都是事实而已,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,如果有在爱的朋友看到,请你们为我做个证,告诉大家,我是不是在耸人听闻。

为什么中国人在外面总是受尽欺负呢,我糊涂了,我们并没有侵犯别人什么,我们只是努力的学习和工作,洗盘子做苦力,我们没做什么对不起白种人的事情吧? 象西班牙那样大规模的排挤华人,烧了鞋。好多人都会说,是那些温州人不讲商业道德,以至于招来敌视。我却不这么看,在欧洲,你即使守了道德,讲了规矩,他们一样排挤你,只不过另找一个借口而已,白人就是这样,他竞争不过你,就跟你犯浑,就打骂你。以西班牙为例,你西班牙既然打开国门做生意,说什么平等竞争,凭什么我们的鞋不能进去?你们自己人做不好生意,反怪外来的人抢你们饭碗,争不过就抢,抢不过就打,打不过就烧,这样粗鲁算什么事情呢?好多人都误会了,觉得温商不讲规矩,其实多数温商还是可以的,所从事的生意都是走法律程序。西方人动不动就说中国不好,说我们掠夺,那么我们掠夺你们什么了?回顾历史,看看英国,法国,德国和葡萄牙什么的,哪个欧洲国家不是在世界上大肆掠夺?

白种人把非洲都瓜分干净了,现在还说别人掠夺成性,我觉得很可笑。

中国就是要强大起来,就是要武装到牙齿,只有强大了,才不会受欺负。我常常想,我要活的尽量长些,因为我想看到那么一天:那时,我们中国人不用再背井离乡,中国变的富裕,那些外国人蜂拥而来打工挣钱,学习我们的文化,我想看到那一天,我们的移民官也象审犯人一样盘问着那些外国人。

出了国才明白一些事情。

中国,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。。。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云海鹰影博客 » 留学爱尔兰五年辛酸:中国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

赞 (0) 打赏一下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